一部贸易战漫画揭示了中国经济的一个大问题

美国投资研究公司Hedgeye的贸易战漫画已经成为互联网上的热门话题。在这艘象征着中国经济的货船上,在海里游泳的美国关税鲨鱼被海水震惊了,但没有发现船体被增长放缓的巨型章鱼赶上了。

外界认为关税可能不是中国关注的真正目标。中国经济更大的担忧是,增长放缓速度超过预期,当局放弃去杠杆化的指导,或者引发新一轮保护增长的放贷狂潮。

英国风险投资公司伍德福德(Woodford)投资传播主管米奇弗雷泽-琼斯(MitchFraser-Jones)表示,这幅漫画凸显了资本市场对关税战新闻报道的不安,同时也指出中国经济表面下潜伏着更大的风险。

2018年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约翰·authers 7月16日还指出,尽管人们普遍认为最近的市场动荡是由关税引起的,但事实上只有在中国经济内部才需要更严格的检查。

消费、投资和出口疲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继续放缓;6月份,工厂产出增速降至两年低点(比此前预测低6.0%,0.5%);同时,国内投资和出口受到与美国贸易战的影响。

我们预计H2的增长将受到信贷增长缓慢和房地产活动疲软的挑战。

此外,与美国日益加剧的贸易冲突也将开始影响经济增长,中国香港牛津经济学院亚洲经济主任路易斯·库伊斯(LouisKuijs)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美国关税对中国出口规模和结构影响的不确定性削弱了商业信心,推迟了投资,尤其是跨境投资。

他说。

今年上半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创下历史新低。

固定资产投资包括新建筑、工厂、道路和港口的支出。其中,房地产市场是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6月份房地产新投资为6个月来最低,同时房地产销售也在降温。

最后,就净出口而言,中国6月份出口的强劲增长是由于关税生效前的早期发货量,而进口数据则显得更加悲观。

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Economics)的经济学家朱利安·万·普里查德(JulianEvans-Pritchard)表示,经过季节性因素调整后,6月份中国进口环比下降4.2%,表明内需正在走弱。

当局一直希望提振国内消费和刺激经济,但上半年的消费数据未能达到预期增长。

上半年最终消费(包括私人与政府部门)占78.5%,去年同期为63.4%;零售销售增长从5月开始回升,但今年迄今为止的增长率只有9.4%,而去年同期是10.4%。今年上半年,最终消费(包括私人和政府部门)占78.5%,高于去年同期的63.4%。零售额从5月份开始上升,但今年迄今为止,增长率仅为9.4%,而去年同期为10.4%。

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经济阻力将在未来几个月爆发。除了今年下半年的出口贸易之外,地缘政治和美国货币政策效应将一个接一个地显现出来。贸易争端可能对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产生0.2% ~ 0.3%的影响,对第三组的影响为6.5%。

除了对中国经济下行风险的预期之外,随着中国放松去杠杆化努力以确保增长,更大的风险可能正在酝酿一场更严重的经济危机。

宽松的债务控制中国经济随时可能崩溃面对内需放缓和贸易战的风险,政策制定者已经开始加大对经济的支持力度,放松去杠杆化的立场。

多年来,中国经济积累了大量高风险贷款,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成为中国经济的灰犀牛。

去杠杆化行为是为了减少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债务。这种行为本身将导致工厂投资增长放缓、家庭支出增长疲软以及企业违约增加。最近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凸显了中国经济中的这个隐藏问题。

在美国7月6日开始对中国实施第一轮贸易关税措施之前,中国企业债券市场的违约数量有所增加。

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债券违约总额达到190亿元(约2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40亿元。

与此同时,分析师表示,如果监管机构进一步向中国商业银行施压,要求其清理不良贷款,银行的坏账率将远高于目前。

商业银行的官方坏账率不到2%。

然而,《华尔街日报》最近引用了贵州省一家农村银行的例子。如果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逾期90天的贷款被归类为不良贷款,我行的不良贷款率将飙升三倍至20%。

然而,为了确保经济增长,当局悄悄地放松了对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去杠杆化指导。

国务院上周停止发布监管通知,敦促地方政府加快已获批准的投资项目,以恢复经济增长。

中央政府通常利用监督来评估地方官员,并推动最高命令的执行。

在此之前,政府一直强调需要控制地方政府的借贷规模。

统计局发言人毛胜勇周一(7月16日)也对媒体表示,他预计在北京完成对地方政府债务的检查后,将启动更多的基础设施项目。

上半年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7.3%,2017年上半年增长21.1%。

摩根大通(JPMorganAssetManagement)市场策略师朱朝平表示,如果中国(中国共产党)再次全面放松货币政策,国有企业的借款可能会变得更加疯狂。这正是风险所在。

近年来,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债务问题发出了许多警告。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7%,远远高于新兴经济体184%的总体水平。

世行指出,相对于巨额债务,更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债务增长过快。

开投宏观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警告说,自有记录以来,中国的债务增长率比任何其他主要经济体都要快得多。其债务的持续积累是亚洲新兴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年,美国之音采访了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当被问及一旦中国经济变得更加严重,世界其他国家将不会拯救市场时,克鲁格曼摇摇头回答:不会

他认为中国经济规模太大,无法挽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