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20年中国香港的经济、人权和法治

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JacksonSociety)亚洲研究中心近日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批评中国香港回归20年后公民、人权和法律权利的倒退。

中国香港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表示,对中国香港自治的干预已经影响到香港、中国经济、人权和法治。

据美国之音11月2日报道,该报道称,仅在过去10年中,中国香港的民主和合法权利就在广泛领域遭受了令人震惊的严重下降。

中国大陆以一些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损害了香港的立法程序和司法系统,使这两个领域从属于北京。中国大陆的执法官员利用非法绑架来对付挑战中国大陆领导层的人。中国香港在《无国界记者》中的媒体自由排名从2002年的第18位下降到2017年的第73位。

经济倒退的中国香港曾经是亚洲经济的四小龙之一,并有东方明珠的称号。

回归前的20年(1977-1997年),香港、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别平均每年增长6.6%和4.8%。然而,在回归后的20年(1997-2017年),两者的增长率分别降至3.2%和2.6%。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的统计,1997年中国香港经济规模排在全球第24位,当时中国大陆为全球第八大,中国香港经济规模约是大陆的18.4%。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世行)的统计,中国香港在1997年排名世界第24位。当时,中国是世界第八大经济体,而中国香港的经济约为中国大陆的18.4%。

到2016年,中国香港的经济将排在世界第34位,而中国内地的经济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香港的经济仅相当于大陆经济的2.8%。

中国香港资深大律师梁家杰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在香港回归之前,中国的地方基金取代了英国基金。

例如,李嘉诚和中国香港的其他一些本地资本家,已经逐渐取代了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主导的经济。在过去的20年里,我清楚地看到这只红色基金挤走了当地的基金。

他提到李嘉诚最近把他在中环的房产卖给了一个内地财团。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11月1日晚,李嘉诚旗下的长寿集团宣布,将以402亿港元的价格将其中心中心出售给中国、香港、澳门和台湾海外和平发展亚洲房地产有限公司。其股东之一是中央联络部门。

根据这份报告,中联重科与这一大型房地产交易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梁家杰说,从中国香港挤出资金的目的是在中国香港创造一种局面,在这种局面下,中国香港、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的工作和居住建筑都由中国人出资。

彭博社(Bloomberg)称,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时,香港经济由李嘉诚和怡和控股等大型香港企业主导。随着中国企业的权力转移到中国香港,中国香港的地方权力在过去20年逐渐萎缩,尤其是在金融、房地产和电信领域。

中国香港的房价继续上涨。大量红色资本流入市场,这已成为推高房价的因素之一。对于中国香港的年轻人来说,安居乐业已经成为一个难以想象的术语。

(中国香港差饷物业估价署的数据)人权下降除了经济问题外,中国香港的人权情况也令人担忧。

今年1月,大赦国际中国香港分会主席布里吉特·华谊表示,中国香港的总体人权状况已经倒退到自回归以来的最糟糕水平。

梁家杰说:在中国香港回归之前,我们可以进行示威和集会。这些是相对免费的。

统一后,根据公安条例,这将不予批准。

有一项要求是,在你参加这一系列的社会行动之前,你必须得到警察局长的“不反对通知”。

大赦国际2016年人权报告列举了去年在中国香港发生的一些人权事件,包括铜锣湾书店事件和NPC倡议解释法律取消议员资格。

自由曾经是中国香港的骄傲,但现在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有倒退的迹象。

例如,维尤托夫开始了以1989年学生运动领袖王丹和HKU学生会前主席冯静恩为特色的节目。明报发表巴拿马文件报告后,执行编辑蒋国源突然被解职。全国人大主席张德江5月访问了香港,记者没有机会提问。互联网媒体仍然无法进入政府总部和其他地方接受采访。

据无国界记者组织报道,中国香港在2002年是亚洲新闻自由最高的地方,在世界排名第18位,但在2017年下降到第73位。

梁家杰说,中国香港目前的法律状况令中国香港最为担忧。

他说:我们的法律渊源最初是根据《普通法》。我们用法律保护人权和自由,限制公共权力的行使,保护弱者和少数人的权利和利益。

目前的法律渊源直接遵循最高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这一解释安排。

这是一个政治黑箱。如何做到这一点,如何在黑盒子里解释这一点,完全符合共产党政治与时俱进的需要。

图为中国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手持《基本法》,指出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涉嫌违反《基本法》第二十二条,即其所属各省市均不得干预特区事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已经对该法进行了五次解释,第一次是从1999年对居留权问题的解释开始。这一解释赋予北京批准中国香港永久居民资格的全部权力。

第二是行政长官的产生方法。

根据《基本法》第四十五条,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最终会由普选产生,但并没有明确的计划或时间表。

然而,《基本法》附件一中的688金彩节也规定,选举条例可以在2007年或以后修订。

然而,在2004年4月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动解释《基本法》,并明确表示在《基本法》框架内修改选举条例必须得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支持。同年4月2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否决了2007年行政长官选举和2008年立法会选举实行普选。

第三种解释是关于新任行政长官的任期。

2005年4月27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就该法的解释进行表决。全体委员一致通过补选选出的行政长官任期为其前任的剩余任期。

第四种解释是关于刚果的豁免权。

2008年8月2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表示,中国香港必须跟随内地,采用中国对外国的绝对豁免安排,并改变原本在普通法制度下采用的有限外交豁免安排。在此基础上,中国香港终审法院将作出有利于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的裁决,并且不需要为其商业活动承担债务。

2016年的第五次解释是2004年以来争议最大的一次,也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自愿解释该法。

2016年10月12日,梁松衡、游惠珍和姚严嵩被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驳回。

梁松恒和游惠珍涉嫌在中国香港立法会宣誓就职期间促进香港独立,这引发了对宣誓就职的愤怒。

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主动要求对该法进行解释。他在11月7日投票表示,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公职人员必须宣誓真诚支持《基本法》和忠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并遵守誓言。

中国香港资深大律师李柱铭说,这次NPC的解释就像一辆坦克车驶过中国香港的立法和司法系统。

他认为NPC常务委员会有权解释《基本法》,但无权解释中国香港的法律,包括《宣誓及声明条例》。

这一次,NPC实际上是在为立法会立法和修改法律,称之为历史上最糟糕的解释。它已经修改了法律,并要求追溯效力。这完全践踏了我们的法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