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江豆已经进入割喉阶段

几天前,中国香港的中国媒体在头版抨击梁振英煽风点火,夸大香港的独立,试图巩固其统治。

此前,亲Xi的政党媒体在许多方面批评了中港联络处,发布了清洁信号。

港澳事务办公室一直是蒋第二派领导人曾庆红的地盘,而梁振英是蒋在中国香港挑起王喜阵营的第一线人物。

专家最近分析,当中南海两派进入割喉阶段时,反学习势力可能会在中国香港或澳门引发大规模骚乱。

恐怕Xi阵营的反击也将从上述地区开始。

中资香港媒体抨击梁振英在中国香港的报纸《成报》。周二(30日),该报整版封面刊登了署名谢汉强的评论,批评行政长官梁振英煽风点火,夸大香港独立巩固管治的趋势,严厉批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联络处过度介入中国香港,希望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联络处得到纠正,中国香港得到安宁。

一些学者分析说,该报告可能涉及派系斗争,一些地方势力是反梁振英派系。

《成报》周二发表了一篇头版文章,批评行政长官梁振英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题为“煽风点火的香港独立闹剧和梁振英广播独立”的评论。文章引述立法会主席曾钰成的话说,4年前,当他接受内地传媒“接口”采访时,很少有人谈论香港独立。然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的指导下,梁振英公开、大力抨击香港独立,煽风点火,夸大香港独立现象。目前,有必要巩固梁振英和鹰派的统治。

文章还批评了联络处过度参与中国香港的治理,导致西区这两个权力中心治理香港。北京对联络处和其他与香港有关的组织不满意,决不是空。这包括李秋芬,他也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成员,今年1月被调任联络处纪律检查小组组长,他指出,中国香港期望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对中央政府和香港的社会和平是公平的

《成报》的这篇文章以全页格式刊登在头版,全文转载到该报的新浪微博认证账户,但相关在线帖子随后被删除。

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陆炳泉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分析道。从大陆多维新闻网早先发表的一篇关于中国共产党联络处改组的文章到本报的报道,反映出中国的一个派系一直在从事推翻梁朝的工作,涉及到大陆的派系斗争。

冰泉说:看它的评论,各种各样的话对梁振英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是非常残酷的。加上今次报道的事件、曾钰成议员较早前对特区政府和梁振英的评论,以及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的多层面攻击,这些似乎合在一起。如果说梁振英处于危险之中,那么来自不同派别的人可能正在做他们的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已向北京自由亚洲报了案。明报在其政治专栏中引用了与程报关系密切的消息来源,称程报这次“表达了当权派一些成员对梁振英政府处理香港独立问题方式的不满”,也打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对中国香港局势评估的垄断。

该专栏还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官员周二向北京方面报告了对“成宝”的指控,批评对方在立法会选举中破坏建制部署的做法,批评“成宝”与一些自称有大陆背景的媒体“挑起事端”。

评论员程响分析说,许多有大陆背景的媒体相继发表文章批评梁振英和中国联络处。

我认为这个职位相当高。我认为少数人不会提出如此大规模和严重的指控。少数人怎么能直言不讳地攻击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不是一只无牙老虎。你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的攻击反映出你的背景比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强。

《自由亚洲》报道了成宝的背景。一位熟悉左翼报纸运作的人士透露,《成报》目前归广州一家私营企业所有。我相信这份报告的来源是温和的中国特工。

Boton.com报道称,去年7月中旬,其母公司被法院勒令停业的《成报》暂时停刊,20天后恢复出版。中国大陆商人顾卓恒据说从英国足球俱乐部伯明翰的前老板杨家成手中购买了《成报》的股份,并成为董事会主席。

据法广报道,程宝现任董事长顾卓恒从事中国和香港的金融业。执行董事之一的顾立军也是中国第二新闻机构——中国新闻社安徽和广东分社的社长。

自从创办人何文法于2000年出售该报以来,该报已经易手多次,但其政治立场一直是亲北京、亲当权派。

《成报》由中国香港的马来西亚老板何文法于1939年创办,是20世纪60年代以前中国香港最畅销的报纸。

2000年后,这些股票在几个亲北京的商人之间易手。2011年,拥有海军背景的广东力海集团成为主要股东。2012年,中国宣布成立钓鱼岛办公室,宣布中国主权。

明居正:在江中歌唱阶段,江派将利用港澳问题。8月27日,中国问题专家、台大政治部教授明·居正发表文章称,在港澳问题上,中国香港倡导独立力量的人非常少。然而,近年来,由于中国香港一些高级官员(特别是梁振英本人)的批评,中国香港毫无根据的独立主张被不正常地夸大了。

此外,我们甚至不能排除明年中国的香港或澳门会陷入大规模的政治、经济或社会动荡,这很可能成为北京两党斗争的话题,并被反习近平阵营所利用。

当北京的两派进入激烈的斗争阶段时,任何事件或问题都将被用作权力斗争的战场。

因此,在未来一年,当台湾问题、港澳问题、经济低迷、社会动荡、外交失败等问题相继出现,甚至同时爆发时,可以预测,要求习近平下台的第三封、第四封甚至更多公开信将不断出现在国内外。

如果此时离习近平阵营不太近的宣传系统全力攻击,李熙王的系统将会动摇。

明居正说,Xi阵营的反击很可能从上述地区开始。

台湾事务办公室的几名高级官员极有可能离职,或者至少被冻结,以便从根本上稳定两岸关系。

其次,港澳事务体系的王光亚应该能够在65岁时顺利退休。除个别人士外,其他与香港有关机构的大部分高级职员都应该退休或冻结。然而,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连任的机会微乎其微,他甚至会在第19届国会后受到指责。

亲习党媒痛批中联办,释放整肃信号8月7日,被指编辑部设在北京的亲习党媒多维网,刊登猛烈批评中国香港中联办的文章,指它逾越职权,为特首撑腰,自以为中央治港化身等,令中央被迫为特首、中联办的一些政策失误背黑锅。亲Xi政党媒体批评中国人民解放军联络处并发布整肃信号8月7日,据称总部设在北京、编辑部设在北京的亲Xi政党媒体多维网络发表文章,强烈批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联络处,指责其越权,支持行政长官,认为中央人民解放军是中央人民解放军在香港的化身,等等。结果,中央人民解放军

文章透露,北京方面正在许多问题上酝酿重大举措,比如中国联络处。

题为“北京与香港有关的机构急需清理和重组”的报告形容联络处近年来的表现不尽如人意。

在中国香港很多人的眼中,联络处的每一个举动往往被理解为中央政府的意愿。它甚至认为联络处代表中央政府,但不知道它其实是一个联络部门。

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似乎并不厌恶这种对外部世界的看法,也不主动澄清这种看法,甚至不沉溺于这种看法。

文章还批评说,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在许多重大问题上明显越权。它已经从中国香港的政治争端裁判变成了下一场比赛的选手。它甚至成为香港政府和当权派的挡箭牌,招致香港人、中国人和大部分香港市民的不满。

至于有人声称西区已在中国香港出现来管治香港,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的反驳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它未能澄清香港政府与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之间的关系。香港政府和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陷入两个理所当然的泥沼,即香港政府以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为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的发言人,但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自然视自己为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化身,其官方地位越来越大。

特别是文章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被称为北京直接管理香港的总代理和第二权力中心,以支持建立派系在立法会和区议会的席位,扩大亲中阵营,支持行政长官。结果,很多香港人对北京不满,中央政府被迫为行政长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的一些政策失误承担责任。

同一天,自由亚洲报道称,现任评论员李泽芬认为多维新闻一直是习近平的喉舌,此次发布的信号明显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梁振英联络处的不满。

港澳事务办公室和梁振英得到了一直反对习近平的曾庆红的支持。国外媒体报道称,江主席二号人物曾庆红多年来一直执掌港澳事务。总部设在香港的机构一直隐藏着曾庆红的权力。中国香港一直是江帮猛虎组织敛财和洗钱的地方。

2014年4月,港澳事务办公室首次纳入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监督办公室的监督范围。

美国经济学家何庆莲在推特上表示,许多大型国有企业在香港和澳门都有分支机构,是腐败的避风港。

然而,真正的原因应该是曾庆红经营多年的地方经常变成反对中央政府的地方。

廖晖在1997年至2010年间担任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13年,被视为多年来主管港澳事务的第二号江派曾庆红的心腹。

除廖晖外,曾庆红还安排1995年移居中国香港的弟弟曾庆辉(Zeng Qinghuai)成为当年港澳事务的首席间谍,为港澳娱乐圈收集信息、趋势和统一战线等。

当时,大批各种头衔的特工被派往中国香港。

曾庆红和周永康是两个兴趣广泛的家庭。曾庆红据说是大内的经理,长期以来一直在协助。

香港媒体报道称,曾庆红在港澳协调会议上以无投票权代表的身份表示:中国香港政治混乱的关键是夺权和建立政治独立。混乱越多,处理起来就越容易。如果按照既定政策解决问题,当中国香港的正能量消失后,负资产便会留下。

江派张德江于2012年接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并通过国家新办发布了《中国香港白皮书》,变相改变了“一国两制”的定义,引发了中国香港的雨伞运动。他与蒋派在中国香港的代理人合作,在中国香港制造麻烦,并向现任当局提出问题。

另一方面,梁振英是江泽民在中国香港派系的前台人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