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业为何“独一无二”

如果冉东学想说目前中国金融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许多人可能会同意金融业的“资本空转向”和“从现实转向虚拟”问题。这种现象典型地反映在中国金融业在整个经济中的异常扩张及其快速发展上。

中国社会科学院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用详细的数据证明了这一现象,并指出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可能会产生更大的风险。

该报告指出,中国金融部门的增加值在过去10年翻了一番,从2005年的4%迅速上升到2015年的8.44%,这一数字不仅高于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经济体,也高于美国和英国等传统发达经济体。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金融业自2012年以来的高速增长是在制造业快速衰落的背景下发生的,这意味着金融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正在丧失,表明风险爆发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有数据证明,自2012年以来,中国金融业的快速增长一直与行业比重的下降形成鲜明对比。这可以通过三组数据来说明:两个行业的增加值比例、增加值增长率和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

(1)从增加值比例来看,2012-2016年金融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稳步上升,分别为6.51%、6.92%、7.25%、8.44%和8.35%;同期,工业增加值比重迅速下降,分别达到38.66%、37.35%、36.31%、34.5%和33.31%。

(2)从增加值增长率来看,2012-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分别为7.9%、7.8%、7.3%、6.9%和6.7%。同期,金融业增加值增长率分别为9.4%、10.6%、9.9%、16%和5.7%,工业增加值增长率分别为8.1%、7.7%、7%、6%和6%。

金融部门的增长率都高于工业部门,工业部门的增长率远远高于2016年以外的同期。

(3)从各行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来看,2012-2016年金融行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7.5%、8.9%、9.5%、16.4%和7.1%,而行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显著下降到40.59%、37.9%、35.3%、30.4%和30.7%。

我们应该注意到本报告的一个重要时间点:2012年。

2012年,中国经济在2009年“4万亿”刺激计划后首次复苏两年后出现下滑。那一年,中小企业老板逃离了发达地区,如长江三角洲的温州和鄂尔多斯繁荣的矿区。这两个领域的私人资本链被打破,房地产价格大幅下跌。

也是从2012年开始,中国经济进入弱增长时期,但与此同时,金融业开始扩张。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金融部门并没有像实体经济那样同时衰退,而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继续赚取巨额利润。

作者认为,2009年的经济刺激政策是金融业过度扩张的始作俑者。今年,在增长率空之前,新增贷款超过1万亿英镑。

在信贷和货币时代,商业银行的信贷分配和货币创造是金融业快速发展的主要因素。

金钱的本质是信用。商业银行实际上是通过发放信贷来创造货币的。这是因为实体经济有交易需求。真正的企业申请贷款。事实上,银行通过真实企业的信用创造货币。

近年来,真实企业对信贷的需求有所下降,但资金的增长速度非常快。金钱创造的信用来自哪里?这是因为商业银行已经开始用自己的信用创造货币。例如,近年来,大规模发展的渠道业务和银行间业务已经成为金融企业之间的相互融资,这意味着它们以彼此的信用贷款来创造货币。

然而,这部分货币创造属于没有水源的水和没有基础的木头。金融业本质上不能创造利润。这种信用创造只起到套利的作用。最终,由于缺乏持续的利润创造,流动性将不可避免地停止流动,并孕育巨大的风险。

现在金融监管已经开始去杠杆化金融业,这实际上是针对这一现象。

事实上,杠杆应该基本上降低信贷增长率,因为信贷增长率太快,货币发行太多,货币总是需要寻找利润,这时就会有货币流出台面,银行理财产品扩大,影子银行去套利,威胁金融安全。

金融企业创造自身信用的关键是其实际的国家信用,这也是金融业过度扩张的更根本原因,因为中国金融业绝大多数是国有的,过去的经验向公众表明,金融风险一般由政府解决,财政承担成本,从而形成事实上的刚性支付。

换句话说,在金融业国家走底线的现实下,资本和资源集中在金融业,而制造业和股票市场等其他投资市场则完全市场化,风险基本上由企业或投资者自己承担,风险很大。

结果,资金以高回报和低风险涌入金融业,导致金融业过度扩张。

国有金融占金融资产的绝大部分,其中大部分投资于国有企业。在双重国有性质下,这些资产在短期内看似安全,但在专业金融风险定价下,它们并非基于羊群行为,导致资源配置失衡和经济结构扭曲,一旦进入再平衡阶段,可能会导致市场动荡。

实际上,这种趋势不断得到房地产业的加强,房地产业本质上是一个金融业。开发商只是一个渠道,土地是信用货币产生的基础。

房地产信贷配置是我国m2快速增长的关键。

事实上,中国房地产在一定程度上对宏观经济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一旦房地产萧条不可避免地导致经济萧条,房地产繁荣经济就会繁荣。多年来一直如此。


由于国有土地垄断,价格只涨不跌,土地信贷风险小,回报高。房地产贷款是银行最好的资产。资金的不断流入进一步加强了这一趋势,金融业的增长只能加快。

另一方面,中国金融业的扩张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例如,为了稳定经济增长和打开空转型之窗,货币刺激成为必要手段。

然而,金融业不能过度扩张,这种趋势是不可持续的,不能继续下去。

找出原因,对症下药,遏制金融业对资源的过度吸引,引导资本流向创造财富的制造业,是未来金融政策的重点。

这可能是即将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要讨论的核心问题。

发表评论